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七彩邪心 -- 第50章 道爷一直都是用手的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秦歌 书名:血帝 更新时间:2013-02-05 04:43:25 本章字数:3065

这些哭嚎声让殷皓感到心烦意乱,胸口的沉闷越发的重了。

他拧着眉头,用双手捂着耳朵,想让自己听不到那些哭嚎声。

可那声音却像是能够穿透他手掌似的,依旧十分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

“别捂了,那是怨灵的声音!”就在殷皓感到心烦意乱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心口传了出来:“无论你怎么捂,都不可能让它们的声音消失,不过它们除了让你烦心,也做不出能够伤害你的事来!”

这是玲珑的声音,听到玲珑的声音,殷皓的心情稍稍的平复了一些。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捂着耳朵的双手,尽量让自己的心念平和一些,抬脚继续朝前走着。

灵渊里没有黑夜,也没有白昼。

天空依旧是灰蒙蒙的,四周依旧是一片片的浓雾。

走在浓雾里,殷皓有种完全丧失了方向的感觉。

在人世间,若是起了浓雾,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雾还会消散,世界还会变的清明。

可这里完全没有阳光,浓雾好像永远都不会消散。

不知走了多久,殷皓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的水响。

水声并不是很大,从湍急的水流声,他能辨别出,在前方流淌的应该是一条小溪,而不是河流。

循着水流声朝前又走了一段,在浓雾中,殷皓看到了一条泛着磷光的小溪。

小溪边上,生着几棵小草。

嫩绿色的小草,随着风儿来回摇曳,给这灰蒙蒙的世界增添了几分生机。

蹲在那几株小草前,殷皓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草叶。

当他的手指碰在草叶上的时候,草叶卷了起来,就像是过去殷皓见过的含羞草一样。

可殷皓知道,这种草绝不是他见过的含羞草。因为这种草的叶片,是整整的一根,而不是像含羞草那样是并列的两排。

“呼!”长长的呼了口气,殷皓在地上坐了下来,把视线投向前面几步远的小溪。

小溪泛着蓝莹莹的磷光,向前奔流着。

如果这里和人间一样,从小溪的流向,殷皓应该就能辨别出方向。

可这里是灵渊,谁也不知道这条小溪流向哪个方向,而且就算是辨别出了方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寒清雪失落的魂魄。

水流的声音掩盖了怨灵的哭声。

殷皓的心情多少也平复了一些,在小草边坐了一会,他站了起来,朝泛着蓝莹莹光亮的小溪走了过去。

走到小溪边上,看着那蓝莹莹的溪流,殷皓并没有伸手朝溪水里摸。

眼前的世界对他来说完全都是未知,他不敢轻易的去尝试所有未知的东西,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寒清雪的魂魄,带着它们回到人界去。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蒋灰就像蒸发了一样,殷皓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可殷皓却很清楚,蒋灰一定也在这里,只是他落在了其他地方,到目前为止,还没和殷皓见到而已。

小溪并不算很宽,殷皓毫不怀疑,他只要抬起脚就能从溪流上跳过去。

站在小溪边,朝对岸望了望,在他眼前的,依然是一片混沌。

把天寂插回背后的剑鞘,殷皓抬脚朝着对岸跳了过去。

可就在他凌空跃起的时候,却愕然的发现,那条小溪突然变宽了,而且变宽的速度还是他用肉眼能够看见的。

溪流渐渐的变成了一条小河,河水泛着粼粼的蓝光,身体已经跃到半空的殷皓想要扭身返回岸边已是不可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河床离自己越来越近。

“噗嗵!”随着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殷皓掉进了小河里。

他拼命的扒拉着水,想要朝岸边游过去。

可当他的手臂扒在水面上的时候,那粼粼的河水竟像有生命似的朝两侧分开,避开他的手臂。

河水渐渐的没过了他的头顶,把他卷入蓝莹莹的河流中。

被卷入河水中,起初殷皓还屏着呼吸,忍着不被河水呛着。

可人憋气的时间毕竟有限,到了最后,他终于还是喝了一大口河水。

河水入口,殷皓心道:“完了,是要淹死在这里了!”

这个想法刚从心头升起,他马上就发现,河水并没有呛着他,他在水里完全能够呼吸。

缓慢的朝着水底沉去,殷皓抬起头朝上方看了看,只见头顶的河面上,一具尸体正顺着水流朝下游飘去。

那具尸体脸面朝下,当他看清尸体的面容时,他惊的呆住了。

尸体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看着尸体从上方的河流中飘过,他下意识的伸手朝脸上摸了摸。

手触碰在脸颊上,他能够感觉的到,脸颊上的肉还很实在,他不像是死了,可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身体还在下沉,当殷皓能够看到河底的时候,他发现水流越来越稀薄,在距离河底还有很远一段距离的地方,水流竟然消失了。

从水流中掉落,殷皓的身子急速朝地面落了下去。

下面是一片深深的峡谷,朝下掉落的时候,殷皓发现,在峡谷两侧的山崖上竟然有许多他叫不出名字的野兽正在奔跑。

“没淹死,却要摔死了!”在空中翻了几个身,殷皓看到他刚才掉落进去的小河,竟然变成了这里的天空,蓝莹莹的,好不美丽!

朝天空望了一眼,殷皓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掉进峡谷中,摔的粉身碎骨。

就在他急速朝下掉落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一只手抓住了他。

这只手拽着他的胳膊,猛的一扯,止住了他掉落的趋势,将他扯到了峡谷一旁的峭崖上。

“你怎么到现在才下来!”刚被扯到峭崖上,殷皓就听到了蒋灰略带几分责怪的声音。

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正是蒋灰那只红红的酒糟鼻子。

“我也不知道是要跳到水里才能下来,还以为灵渊本来就是那样昏蒙蒙的呢!”殷皓苦笑了一下,坐起来探着脑袋朝峡谷下看了一眼。

看过这一眼,他倒抽了口凉气。

刚才朝下掉落的时候,他心里只道是完了,却没考虑到峡谷到底有多深。

可眼下他已经安全了,用不同的心态去看峡谷,他才感到有些后怕起来。

峡谷深的几乎见不到底,从上往下看去,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若是掉到那么深的地方,莫说他只有仙尊的修为,就算是再高两层的修为,恐怕也是要摔成一滩肉泥。

“走吧!”蒋灰也伸头朝峡谷下面看了一眼,拍了拍殷皓的肩膀,对他说道:“如果再晚些,恐怕你那位红颜知己的魂魄就会被天阳山的怪物给吃了,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听他这么一说,殷皓连忙站了起来,跟在他的身后,朝着山崖下面走了过去。

放眼朝山崖四周望去,一片光秃秃的沙地,根本找不到半点绿荫,殷皓心里不免有些后悔,这样的地方,应该带着团团过来。

只要骑到团团的背上,用不多会,就能跑出几百上千里,也不用这么辛苦的用双脚走路。

“从这里到天阳山,至少要走两百多里!”蒋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对殷皓说道:“凭着我俩的速度,等走到那里,恐怕也是十多天以后的事了!”

“你带水了吗?”听了蒋灰的话之后,殷皓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突然想起一个十分严峻的问题,连忙向蒋灰问了一句。

蒋灰愣了愣,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朝殷皓憨憨一笑说道:“我平日里总是带着酒,还真没有考虑过带水!”

“在这片沙漠一样的地方,没有水,我们怎么可能走的出去?”蒋灰的话让殷皓感到一阵慌乱,他朝四处看了看,有些紧张的又追问了一句。

“你在掉下来的时候有没有喝粼水河里的水?”蒋灰皱了皱眉头,转过身向殷皓问了一句。

“喝了!”殷皓眨巴了两下眼睛,茫然的问道:“这和你没带水有什么关系?”

“你已经半辟谷了,还要喝什么水?”蒋灰白了殷皓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没看到河面上飘着你的尸体啊?告诉你,那根本不是尸体,而是欲望,你的许多欲望都被河水洗净了,如今的你,就算二十天不吃不喝,也不会饿死渴死!”

殷皓眨巴了两下眼睛,先是“哦”了一声,随后又惊惧的瞪圆了眼睛,向蒋灰问道:“欲望?我擦!不会是所有的欲望都洗净了吧?哥还没结婚呢!要是性.欲也给洗掉,那以后还怎么娶媳妇生娃?”

“噗!”蒋灰给殷皓解释过后,刚捧起葫芦喝了一口酒,听到这句话,顿时喷出了一口酒雾。

“我日!”蒋灰擦了擦嘴,骂了一句:“浪费了一口好酒!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诈的?欲望被洗了去,那是要看你想不想,如果你想吃东西,也没说你不能吃!那种事你要是想做,也能做,不想做,也不至于小肚子憋的胀胀的直想找个女人消火!”

“你这道人,懂的不少!”殷皓歪头看着蒋灰,没好气的说道:“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采花淫道吧?”

“道爷一直都是用手的!”蒋灰没好气的瞪了殷皓一眼,转过身继续朝山崖下走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帝》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