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七彩邪心 -- 第46章 灵终究是灵

类别:东方玄幻 作者:秦歌 书名:血帝 更新时间:2013-02-03 04:36:28 本章字数:3063

看到柳少阳,蒋灰缩了缩脖子,朝殷皓做了个鬼脸说道:“罢了,罢了,是道爷我多嘴了,告辞喽,小兄弟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慢着!”蒋灰抬脚正要走,殷皓冷着脸把他叫住,向他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从你的话里,我能感觉到,你好像想要提醒我什么。只是我这个人比较笨,话不说明白,我理解不了。还有就是寒姑娘到底是怎么了?”

蒋灰朝站在门口的柳少阳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牵了牵,叹了一声,什么也没说,从柳少阳身边走了过去。

“殷兄!”在蒋灰离开之后,柳少阳朝殷皓抱了抱拳,对他说道:“殷兄今晚还是早些睡吧,明日一早我们还要赶路,只是夜间还需睡的警醒些才是!”

柳少阳的话音刚落,只听客栈外面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怪叫:“哎呀!好大的一只食魂兽,看你往哪里跑!”

这声音正是蒋灰的,听到他的声音,殷皓连忙跑到窗边朝窗外看了去,只见蒋灰一只手掌正按在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孩头颅上,手指已经掐入了小孩的脑袋,红红的鲜血和着脑浆正朝外面流着。

“道人造孽!”看了这一幕,殷皓站在窗口大喝了一声,纵身就要朝窗外跳,去阻止蒋灰继续造恶。

可他还没来及动身,原本只是刚要进入黄昏的天空霎时间暗了下来,天空中一团团浓云涌动,浓云下面还不时的有几条游龙般的闪电划过。

“轰!”一道闪电径直朝镇子上劈了下来,当闪电劈中镇子上的道路时,殷皓愕然的发下,他眼前的一切全都变了模样。

客栈内的摆设再不像先前那样井井有条,桌椅虽然还在,但都是横七竖八的散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

房间的墙角布满了蜘蛛网,而站在门口的柳少阳也变了个模样。

他的脸不再是那样的温文儒雅,而是变的一片铁青,在不时从天空劈落的闪电映照下,显得很是可怖!

“可恶的道人,坏我好事!”柳少阳怒吼了一声,两手在身前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然后双手朝上一托,一块洁白的玉石被他祭到了半空。

吸灵石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把屋内映的一片透亮。

殷皓清晰的看到,当柳少阳祭起吸灵石的时候,石头里被禁锢的魂魄就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着,从石头中涌了出来,钻进柳少阳的嘴里。

当吸灵石的光芒越来越盛时,殷皓发现躺在墙角一块破木板上的寒清雪,额头上多了个淡蓝色的小光点。

那光点的光芒本就不是十分明亮,被刺眼的白光一照,更是一片朦胧,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到。

淡蓝色的光点在寒清雪的额头上挣扎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没能抗拒住吸灵石的牵引,微微颤动着朝石头飞了过去。

看到那光点朝石头飞过去,殷皓心中已经明白,柳少阳正在利用吸灵石在吸食着魂魄,以壮大自身的力量。

如果让吸灵石把寒清雪的命魂吸走,即便蒋灰能够帮她召回其他的两魂七魄,她的性命也一定是保不住的。

殷皓连忙抽出背后的天寂,大吼一声,甩出一道剑光朝着柳少阳飞了过去。

剑光飞向柳少阳,柳少阳铁青着脸,空着的那只手朝着剑光挥了一下。

一蓬白蒙蒙的光雾随着他这一挥从衣袖中散放了出来,剑光劈进光雾,发出一阵“哔哔啵啵”的响声,与光雾一同散了开来。

这次进攻虽然没对柳少阳造成伤害,却也让他朝后退了退,吸灵石的光亮也随着他朝后的一退,而黯淡了许多,那些还没涌进他口中的魂魄又迅速的钻回了吸灵石里。

寒清雪的命魂摆脱了吸灵石的牵引,像逃命一样“嗖”的一下,钻回了她的额头。

吸灵石的光芒黯淡下去,可殷皓手中的天寂和他胸前的玲珑心却活跃了起来。

玲珑心破天荒的大方了一把,朝着他的体内渡出了一缕粉色的真气。

这粉色真气要比先前它渡给殷皓的那些红色真气精纯了许多,当粉色真气散向殷皓四肢百骸的时候,殷皓大叫了一声,双手高高举起射出通红光芒的天寂,朝着着柳少阳猛的又劈出了一剑。

没有人注意到,在劈出这一剑的时候,殷皓那原本黑色的眸子竟变成了赤红色。

自从离开天剑门,他第一次迷失了本性!

剑光飞向柳少阳,柳少阳再次挥了下衣袖,甩出一蓬雪白的光雾。

可是这一次,光雾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挡住剑光的前进,殷皓劈出的剑光,就像是一把划在皮肤上的手术刀,硬生生的切开了光雾,整个劈在柳少阳的身上。

“轰!”随着一声巨响,柳少阳的身躯爆裂了开来,一道黄光从他爆裂的躯体里蹿了出来,径直飞向天际。

“糟糕!”眼见着黄光飞了出去,殷皓又听到外面传来了蒋灰带着几分懊恼的怪叫。

“道长,来帮下忙!”殷皓伸头朝外面正与一群恶灵厮杀的蒋灰喊了一声,纵身跳出窗外,手中天寂高高举起,朝着那些恶灵使出了一招天魔飞雨。

一道亮红的剑光径直冲向天空,在半空中化作无数细小的光线,朝着地面落了下来。

当无数光线向下落的时候,殷皓伸手一把抓住蒋灰的胳膊,拉着他就跳进了先前他和寒清雪住的那间房。

俩人跳进房间,外面传来了一阵恶灵的尖叫声,当尖叫声落下之后,满是阴霾的天空渐渐放晴了,天边最后一抹夕阳也沉入了地平线以下,虽然阴森的气息已经完全消退,可天色却是越发黑暗了。

进了屋内,殷皓手中的天寂在微微的颤抖着,它再一次向殷皓表现出了欲望。

这种欲望很强烈,可殷皓却无暇去顾及它。

他拉着蒋灰径直走到躺在木板上的寒清雪面前,脸上带着几分为难的对蒋灰说道:“道长,如果你还在为我先前打过你而感到不高兴,今天我让你好好打个痛快,只是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救救她!”

蒋灰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哈哈,先弯腰看了看躺在木板上的寒清雪,随后又扭头看着殷皓,对他说道:“救她其实不难,只是没有酒喝,我会浑身乏力,施展不得手段啊!”

“道长葫芦里不是有酒吗?”在蒋灰说过这句话之后,殷皓朝他腰上挂着的葫芦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说道:“只要道长喝上几口,可不就有精力施展手段了?”

听殷皓提起他葫芦里的酒,蒋灰连忙伸手把葫芦捂住,好像怕酒被殷皓抢了去似的,连连摇头说道:“这酒可是要慢慢喝的,若是喝完了,后面好些日子我都没酒喝了!”

“只要道长能够救她,后面三个月,我都会管道长喝饱、喝足!”看着蒋灰那张满是赖皮相的脸,殷皓很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他做了个承诺。

这个承诺正是蒋灰一直在等着的,他脸上顿时漾起了满足的笑容,点了点头,对殷皓说道:“既然小兄弟这样说,我若是再不帮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只是在那之前,我希望小兄弟能帮我做件事!”

“道长有事只管吩咐!”不知为什么,在知道寒清雪的魂魄已经离体之后,殷皓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也顾不得蒋灰想要他做什么,连忙允诺了他的要求。

“把吸灵石给毁了!”蒋灰回头朝还在门口散放着昏蒙蒙白光的吸灵石看了一眼,对殷皓说道:“若是不毁了它,即便我召回了这位姑娘的魂魄,还是要被它给吸进去!”

“可是……”殷皓朝吸灵石看了一眼,脸上带着几分为难的对蒋灰说道:“吸灵石里面禁锢着许多灵魂,如果毁了它,那些灵魂不是也会被毁了吗?”

“你刚才使出的那招灭杀的灵魂还少吗?”蒋灰扭头看着殷皓,脸上带着一抹讥诮的说道:“虽然那些都是恶灵,可它们终究也是灵魂,对恶灵你能下的了手,可为何在面对寻常灵魂的时候,却会心慈手软?”

“它们要轮回……”两眼看着吸灵石,殷皓的话说了一半,就没能接着说下去。

他内心很纠结,如果要救寒清雪,只有毁了吸灵石,可若是寒清雪醒来,知道有无数灵魂因为要救她而烟消云散,她是否能还会心安理得?

“恶灵同样会轮回!”蒋灰嘴角微微朝上牵了牵,笑容里带着的讥诮味越发浓重:“恶灵都是生前带有怨念的人所化,它们活着的时候,人生中充满悲剧,因此才会在死后出来害人,你灭了它们,岂不是更加难以心安?”

话说到这里,他双手抱着怀,在寒清雪身旁坐了下来,两眼望着手持天寂,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劈碎吸灵石的殷皓说道:“灵终究是灵,只有它们轮回了,它们才是生命,是要救这位姑娘还是要留下这块石头,你自己选择吧!”

在听了蒋灰的一番话后,殷皓的眼睛微微眯了眯,他提着光芒大盛的天寂,心中却万分纠结的朝着吸灵石走了过去。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血帝》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