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第二章 娘子,好坏

类别:现代修真 作者:降世临尘 书名:都市之最强妖龙 更新时间:2015-05-07 22:31:41 本章字数:2736

白日的留春楼人客稀少,老鸨刘妈妈正在大堂小憩,门房来报逃跑的小贱人抓住了。

没好气得很,“在哪儿呢?”

“在门外……”门房战战兢兢。

留春楼门前,停着一顶小轿。四周站着邢五一众打手。刘妈妈已听门房汇报过,出来见这幅行径,冲着轿中人冷笑道,“好大的派头。”

轿中的宁清欢笑了笑,直奔主题,“刘妈妈,卖身契可带来了?”能享受则享受,人活一辈子,不就那么回事儿。何况她背上的伤,不让邢五等租一顶轿子,怎么来?

刘妈妈眼睛毒,宁清欢现下年纪虽小,模样顶多算清秀,离美人不沾边。以后也决计长不成花魁大美人。她并不在乎给一个没有什么前景的丫头片子赎身,但,也不打算如此让她心愿得逞。谁让她逃跑,挑战她留春楼的规矩权威?

轿中的人语音和缓,刘妈妈倒是怔了一怔。之前可是铿锵爱恨决绝得很。“想赎身?门……”

轿帘被挑开一角,纤细的手腕递了一张千两银票出来。刘妈妈要说爱好,那绝对是银票。伸手就去拿。宁清欢却收了回去,轻笑道,“当初买我,不过二两银子。妈妈胃口不要太大。”

知道被耍了,厚重的粉也遮不住刘妈妈老脸发红。脸色十分难看。“小贱人,你敢耍我?”

“哪能呢。”她笑了笑,“按照规矩,我进来时二两银子,出去时六两银子也就可行了。不过这几日多亏刘妈妈关照,这一千两与妈妈,烦请找补我九百两。”

一百两刘妈妈赚了。不过气得慌。“老身若不同意呢!”

“妈妈真爱说笑。这千两大银,可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我向其借银票那人,正在来福客栈等我。妈妈要是扣下我,我自然毁了银票,在咬舌自尽,图个干净。就怕我干净了,人家来向妈妈讨这一千两债。”

语音还透着没褪尽的天然稚气,从容淡定的威胁她不要不识好歹人财两失还惹上麻烦。刘妈妈气得要死,这小贱人出去一遭,中邪了不成!不再莽撞求死,这般阴险了!

来福客栈。

正是晌午用饭时间。由于之前大雨,大堂里有不少人进来避雨用饭。

大景尚武,当今陛下当年也是武林人士得天下。现下各州各郡的封王也是当年武林中佼佼者。现在七月,八月十五是当今陛下生辰,到时各州郡会派人来贺。自然有许多名人,众人兴致勃勃的讨论。

宁清欢的轿子刚刚停在门口,轿帘被掀开,一抹白影惊鸿,来人欣喜的唤,“娘子!”

她钻出轿子,微微皱眉,“谁是你娘子。”

“你先前自己说的。”夙夜委屈的说。

“此一时彼一时。”在他怔怔的哀怨下,嘴角噙着两分促狭笑意,踮起脚尖,双臂缠绕上他颈项,凑近他耳边轻笑道:“傻瓜,我骗你的。”

在那人的呆愣中,牵起他的手,“走吧,饿死我了。”身上又痛得要命。

进了大堂,夙夜才恨恨道,“娘子,好坏!”

大堂瞬间静寂。

他们刚刚说到安平王。传闻中,安平王白衣胜雪,俊美无双,武艺非凡。只可惜性子不太好,孤僻莫测,神龙首尾不见。也有说法此王外表生得有多无双,手段就有多残忍嗜血。辅佐太子,无所不用其极。可称人间阎王。

这进来的男子,实在少见的俊美无双。一身不着装饰的白衣也让人说不出的清贵卓然。

但,会那般似嗔似怒对自家小娘子说话的人,怎会是传说中铁血的安平王。安平王性格孤冷古怪,从未听说亲近女人。

虽不是安平王,堂中的几名姑娘还是偷偷瞧,只道此人真正生得好看。

“掌柜??”宁清欢唤了两声,掌柜才回神。心里还在奇怪,这位公子不是一直在楼上客房么,何时下楼的?

“夫人有何吩咐?”这位夙公子先前就开了一间房,现在带个姑娘回来。住在一起,只有夫妻了。

宁清欢有些哑然。啧,搁现代,她这身子可还是未成年。

“烦劳掌柜让人送些吃食上来,晚些时候在送些水上来。”

“夫人放心。这就让人去办。”

“多谢。”

掌柜愣了愣。客官是大爷。这般认认真真道谢的,真是少见得很。

宁清欢已拉着夙夜上楼,走完楼梯,停下。扯了扯夙夜衣袖,“喂,我们在哪一间房?”

夙夜不理她,微微撇过头。

半晌才闷声不满道,“夫君。”

宁清欢好笑,这有什么好计较的。手臂主动挽上他胳膊,仰头甜蜜蜜的唤,“夫君~”

她发现,面前这人骨子里并不是多话的人,先前破庙,刚刚大堂,和人交流的可都是她。此人面对旁人时,脸上的表情就像她刚刚见他那样,既冷且静,和周遭一点也不相干的模样。既然他乐意在自己面前使小性子,她自然满足他。

毕竟,在这样一个不属于自己认知的陌生地方,要最快站住脚,好好生活下去。单凭一己天真,是痴心妄想。上辈子的教育告诉她,一切可以利用的,不论人事物,都要尽力拿来利用。

所以,她没想过拿着那剩下的一千多两银票跑路。脑子进水的傻子才那么做。

夙夜满足的微狭双目,脸上表情倒是镇定得很,“嗯,为夫带你去。”

宁清欢只是笑,从善如流,“是,是,有劳夫君了。”

她喜欢笑,无关乎其他。只是习惯。

到了客房,宁清欢坐下时,就不大笑得出来了。先前一直硬撑着,现在坐下,背上已感觉到明显湿意,怕是鞭伤渗血了。她现在意识清楚,不比先前破庙。也是习惯,疼痛弱点都潜意识不暴露在外人面前。

好在夙夜吃过饭,店小二送饭来时,夙夜随其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宁清欢一个人,没了那许多顾忌,好受很多。吃完饭店小二又送了新的浴桶,热水上来。

宁清欢插上门闩,关好窗户放下帘子,才在屏风后褪下外衣,里面单衣上的血已多处和伤口粘紧。穿着在木桶里泡了一会儿也没泡开,一不做二不休,咬牙猛的一撕。

脸色惨白,额头冷汗直冒。裸露的伤口完全浸入温热的水中,刺刺的痛,仿若针扎。

他大爷的。心底骂了一句。这具身体的耐痛能力真是不行啊……

洗完澡,洗掉伤口周围的血污,宁清欢爬上床。没穿衣服,直接面朝下躺着。

也不知躺了多久,在伤口的隐隐作痛中迷糊睡过去。直到背上一阵入体清凉传来。

反手动作迅疾而至,看到对方漆黑眸中微微的讶异,才想起,她现在在另一个地方。“是你?”

夙夜眼里已满是笑意。“是我,娘子。”这娘子真是有些意思呢,没有半点内力武功,出手的动作却是又刁钻又锐猛。

宁清欢却对自己非常不满意。两次了!要么这人太厉害,要么她真是退化得太弱。身体换了,骨子里的敏锐也退步了。两次人家都在自己面前半天,她愣是半点无所觉。

又才想起自己没穿衣裳,扯过被子瞬间盖在身上。牵动伤口,又是一阵痛。

夙夜轻呼一声,有些心疼,“娘子,刚抹了药,别乱动。”

“你都看哪儿了?”宁清欢似笑非笑。

“娘子,为夫哪儿都没看,就盯着你伤口瞧了。”想了想,为求公平,“娘子要是恼了,尽管也瞧我便是。”

“呸!”她懒洋洋的重新面朝下躺好,“想得挺美。”

他坐在床畔,垂眸看着她柔顺长发,荒唐的想伸手去摸摸。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自在。他好像真有些不舍得放开了。

听得那人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叫夫君。”

脸埋在软枕中的宁清欢撇撇唇,满足他,“请问夫君尊姓大名?”

“夙夜。”他有一把沉沉的好嗓子。不犯病乱叫娘子时,实在好听得紧。宁清欢礼尚往来,“宁清欢。”

夙夜看着她,目光仿若月下镜湖。静幽得深邃无垠。果然,他家娘子不知这名字。

宁清欢则在想,沐浴前,门窗俱已关好,这人是怎么悄无声息进来的?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都市之最强妖龙》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