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顾吉篇 -- 055 早生贵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荒凉 书名:我的爱情在天堂 更新时间:2014-03-30 13:28:39 本章字数:4623

红色的花海里穿梭着各色人群,穿着整齐干净的服务员招待着络绎不绝的客人,一望无垠的蓝天之上似乎有着爱神丘比特的图腾来见证这个幸福。

这是季风和连冉的婚礼。终究是由我一手设计,亲自监工完成,像是封朵对我说的,不是你的,再怎么都强求不来。

她说这话时脸上挂着浅笑,我看不出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难过还是不难过。

我站在花海之外,手上拿着呼叫机,怔愣的看着各色人群,红色的玫瑰摆满了整个会场,有些刺眼的红。

我也未曾想到,那个温柔婉容的女人连冉会喜欢这样火热奔放的玫瑰。

婚礼是在连家的别墅里进行,占地200亩的山间别墅,充分体现了财大气粗这四个字。

“经理经理,主场这边来一趟。”

我抬起手在唇边轻轻的说了一句:“收到。”

从招待区这边慢悠悠的走去主会场,崔泽一身白色西装出现在我面前,扬着浅笑,像及了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假扮王子的公主。

我扫了一圈工作人员,问道:“什么事?”

呼叫我的人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崔泽朝我走来摆了一个pose,笑嘻嘻说:“帅不帅?”

“你穿成这样是要抢亲吗?”我凝视着他,冷漠道。

“不哦,要当伴郎,也不知道伴娘会是谁。”他眨了眨眼,一脸忧伤道。

我有着隐隐的不安,使劲的摇了摇头,难道是这几天太忙,把脑袋给忙坏了?

“伴娘是没有定还是没有来?”我问他。

“不是,是新娘子说要保密。”

我哦了一声,不再询问,我只管婚礼完美漂亮就可以了,接下来一直在主会场的控制室里待着,百无聊懒之余看下方走进来的人群,其中陈深和麦露挽着手一脸幸福的模样我实在是觉得刺眼。

陈深啊陈深,你究竟是想要骗多少人呢?一边对我说着情话,一边和麦露出双入对,你的虚伪已经刻在了你的骨子里吗?

“嫉妒吗?”田云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冷峻的面容吐着冷漠的话语。

嫉妒吗?谁知道呢。

我低下头,指挥着人去提醒新郎新娘时间要到了。

在主会场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一个个贵妇名流优雅入座,我却眼尖的看见封朵穿着一身白色礼服走了进来。

长长的栗色卷发衬得她面容娇嫩,白皙的皮肤更是为她增添了一丝粉嫩,白色的礼服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与之身边的名门闺女毫不逊色。

伴娘,是封朵……我的脑海里充斥这句话,有种想要将连冉碎尸万段的感觉,你明明知道她爱季风还要在她面前炫耀你的幸福,连冉,我真是高看你了。

我腾的一声站起来就要往下走去,田云却紧紧的将我拉住,沉声道:“婚礼马上就开始了,你现在走就是擅离职守,难道你想看见你亲手设计的婚礼因为你的离开而出现瑕疵吗?”

我挣扎着,愤怒的吼道:“什么狗屁婚礼,不是封朵求我,我这辈子都不会给她连冉设计婚礼,可是他妈的都做了什么?还只是出现瑕疵?我恨不得整场婚礼就这么毁了,让她他妈的贱人连冉一个人得瑟的躲着哭去吧!”

我从未想过,在经过了时过境迁之后,历经沧桑之后,我还能够如此的愤怒,从骨子蔓延出来的怒火让我一再的狰狞。

田云愣了许久,他看过我许多面目,却从未看到我可以突然一下子发疯到这个境界,即便是当初名誉尽损,我都只是冷静的讽刺着麦露,他安抚道:“事情可能不会你想的那样,你冷静一点,出了什么事你先问问!”

我抄起电话拨过去,电话无人接听,在我快要发疯的时候,封朵给了我一个短信。

“我自愿的。”

自愿的?做季风的伴娘你是自愿的吗?我的脑袋像是被人闷头一敲,只看得见头顶上的五个星星。 这自子戳心脏的事情,你也能够自愿吗?封朵,你什么时候能够会这么自残,我为何不知道?

田云过来将我的手机拿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忙吧。”

下头的结婚进行曲已经开始,司仪就位,只等待吉时到。

我指挥着,只看得封朵一直跟在连冉的身后,甜甜的笑容将她的妩媚遮去了一半,倒像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小女孩,在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出她的神情如何,可莫名的感动心疼……

季风在司仪的指引下站在主台上,穿着剪裁得体的燕尾西装,将头发盘了上去,露出一张五官精致的脸,温和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真的是一个新郎官该有的神情啊!优雅清润的嗓音在话筒的功能下传递出来。

“谢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我和连冉的婚礼,谢谢你们的祝福。”他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却分明看到他的方向是朝着封朵的方向去的。

“在以前的时候,我也不曾想过我会娶到连冉这样的女孩做妻子,她优雅贤惠,美丽大方,是女孩之中的典范,她有着傲人的架势,可是却从未在我面前以此为豪,这样一个娇贵公主陪着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得时刻,陪着我没日没夜的加班,陪着我各地出差,从一个娇贵的公主成为一个女强人,她和我并肩作战,为我创造了一场重生,连冉,谢谢你给我这么多的美好。”

“如今我就要迎娶你作为我的妻子,在这些亲朋好友的祝福下,在那些闪光灯永恒的记忆下,我将迎娶你,请你相信我,这一生一世我都会守护你,爱护你。”

司仪清脆温和的声音跳动了起来,“不知道新娘的父亲会不会因为准女婿的表白而将女儿带出来送去新郎的身边呢?来,让我们数着拍子期待新娘的到来。”

音乐悄然响起,无数的闪光灯扑打着,似乎是在寻找着新娘子这个目标。

“哗……”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一阵白色的花瓣雨落了下来,连冉穿着洁白的婚纱由一个中年男人挽着手臂送了出来,前方两个明媚阳光的小孩一人拿着一个音乐盒走了在前面走着,悠长的音乐传来,透着甜腻,封朵站在前方望着季风,眼眸含笑,很是温柔,如是这么遥远,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斜睨着田云,“这里你能照看吧?我要出去了。”

还不等田云的回答我径直离开,高跟鞋踩的轰轰作响。

出去再花海中穿梭着,随意的拿起了一朵玫瑰摘着花瓣,很是无趣的盯着天空,坐在躺椅处。

“不是总策划吗?怎么不在里面呆着?”一个温柔醇厚的声音在一旁惊起。

他自然的站在我身后,阳光将他的影子打在我的身上,原本有些灼热的气息一下子就去了许多。

我撇了撇嘴,淡淡道:“人总有累的时候。”

“如果你累了,我可以让你依靠。”他抚摸着我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的拨着,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从前只觉得你的头发柔软,现在才知道还有韧性。”

我轻笑一声,“这是因为以前柔软的长发被剪了,韧性的头发就出来了,人兜兜转转都要一变再变,又何况每一次都是新生的头发呢?”

“呵……”他轻笑一声,在我脑袋上的手顿了顿,说:“你最近很是排斥我。”

“是吗?应该是避免陌生人接触吧?”我淡淡道。

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日子,阳光花香都在,若没有不远处的声音传来,这应该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时光。而即便是玫瑰花的浓香在我鼻尖下徘徊,我却依旧排斥不了身后人身上的清香。

透过影子,他一直站在我的身后,我们就是如此的沉默,谁也不曾先开口。

他先开口,我说的话句句带刺。

我先开口,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陈深,你怎么出来了。”这种沉默时刻,总会出现一个来打破平衡的人。

麦露的娇声透过花丛传了过来,高跟鞋在青花石踩的嘎嘎作响。

“呵呵……”我轻轻笑了笑,脑袋转了过去,懒散的靠在躺椅上看戏般戏谑的看着他。

麦露穿着黄色的蓬蓬裙小跑着奔了过来,俏皮的头发微卷落在她的脖间,她笑嘻嘻的上来挽住陈深的 手臂,牵起甜甜的笑看他,“你怎么……”

撒娇的声音骤然停顿在半路,可爱的脸上很是惊疑与一丝丝的憎恶,尖声喊,“顾吉,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我反问了一句,懒懒说:“我一直就在这里啊。”

陈深往右走了一步,将手从惊讶中的麦露环绕着的双臂中抽了出来,面如冠玉的脸庞含笑的看着我。

他真的很俊,精致的五官,像是鬼斧神工似的浑然天成。这样的人去做模特,做明星,不红也会火的。

麦露的手骤然落空,惊讶的看着陈深,一双眸子隐隐含水,很是委屈喊道:“陈深……”

陈深淡淡的看了眼他,手在我的头上拨了一下,绕着一圈黑发垂下眸子说:“我不希望她误会!”

我连忙撇清,摆摆手说:“我和你们家的男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吉吉,不要乱说,我会不高兴的!”他宠溺的看着我,手上的力道重了重,弄得我皱眉又给我别在耳后,凑在我的耳边说:“你可以拒绝我,可以却不能把我推给别的女人。”

我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处在火山爆发边缘的麦露,有着莫名的快感,对于陈深挨在我的身边和我做出暧昧的样子也没有任何的排斥,语调欢快道:“啊,这样啊,你这样明目张胆的表白也不知道你的未婚妻会怎么想,你看,她好像难过了,难道你都不在乎吗?”

陈深看了一眼她,捏着我的耳垂温柔坚定道:“我的未婚妻只有你一个而已,我从来都是这样认为!”

是吗?这事你可演的真好啊!我在心里冷笑道,右手将陈深的手从我的脖颈间握着手里,站起来绕了一个圈,和陈深只隔着一把躺椅。

我看着麦露,眼含挑衅,唇角微微一勾,字字珠玑道:“那么我真是荣幸,能得你如此完美的男人喜欢,真是我顾吉这辈子的荣幸,现在舞会也应该开始了,不知道你可否陪着我跳一曲?”

麦露一双眸子都快喷出火来,在一旁听了半天我和陈深的甜言蜜语,终是急气攻心的吼道:“ 你们给我闭嘴!“

她逼着眼睛嘶喊着,手在空中划了两下,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指着我说:“顾吉,你一定要拆散我和陈深是吗?”

我微微笑了一笑,紧紧的握着陈深的手倾身侧过去和他靠得更近了一些,对着麦露扬麦露扬了扬眉。

“你不是说过你不屑吗?你不是说过陈深配不上你吗?你不是说过像陈深这种肮脏不堪的人你根本就看不上吗?为什么你还要缠着他,为什么你总是阴魂不散的跟在他身边,你就这么喜欢做小三?你就这么喜欢破坏别人的幸福吗?顾吉,你的善良呢?”麦露的眼泪哗啦啦的落下,长长的睫毛瞬间被透湿,眨了两眼眼睑下便被染成了黑,字字句句都是对我的指责,梨花带雨,美人如泪,天可犹怜。

“你还是这么调皮啊……”陈深握着我的手紧紧,偏头看我,空白的,空荡的,款款的笑了开来,比之旁边盛开的玫瑰更为的耀眼。这样清澈的眼神看的我的心一疼,却没有做出任何表示,而是对着麦露说:“你就会哭这一招吗?”

我似笑非笑,像及了一只要捉兔子的狐狸。

麦露稀拉拉的眼泪还在流,哭腔依旧在继续,她对着陈深带着三分威胁说:“陈深,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就要订婚了,难道你想让双方父母失望吗?”

陈深顿了一下,依旧没有开口,而是期盼的看着我。

就要订婚了啊,我笑弯了眉,挣扎着从陈深的手里将手抽出来,他急急的喊:“顾吉。”

我没有理他,慢悠悠的走到了麦露的面前,温柔的擦了擦她的眼泪,淡淡说:“订婚了啊?”

“是,他要娶的是我,我才是千金大小姐,门当户对,你这个被人包养过的坐台小姐算什么东西!”她发了狠的尖声吼着我,想要将我推了开去。

我捏着她的肩膀盯着她,冰冷的目光像是冰棱一般刺了出来,手慢慢的往下滑去,在她的挣扎下准确的牵着她的手朝着陈深走去。

她挣扎着喊,“你放开我,放开我。”

我可是跆拳道的队员,一个娇弱的女子都拖不动,岂不是白混?斜睨了一眼她,冷漠道:“你最好别动。”

她顿了一下,又喊着陈深,委屈发嗲:“陈深,陈深,我疼……”

我使劲的拖着她走到陈深,右手朝着陈深伸去,提醒说:“手。”

陈深将左手放在我的右手心,温暖的温度依旧如从前。

我含笑看着陈深和麦露,将两人的手放在一起,平静无波的声音讽刺道:“祝你们这对未婚夫妻早日结婚,早生贵子,早登极乐!”

我潇洒的退后两步,衷心说道:“你们两个,一个虚伪,一个非常虚伪,真是天造地设、天生一对绝配!”

我转身离开,神情自然,动作潇洒,突然手上传来一个力道,听着一声惊呼,我的身子一个踉跄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一张放大的脸刻印在我的眸中,他的鼻尖碰着我的鼻尖,蓝色的眼眸中蔓延着比之玫瑰还要红的烈火像是要将我湮灭。

薄薄的唇嚅嗫间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传来的酥酥感让我整个身体都下意识的紧绷起来,温热的气息伴随着咬牙切齿的话语扑面而来:“顾吉,不如我们早生贵子如何?”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我的爱情在天堂》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