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正文 -- 番外 一往情深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东陵不笑 书名:锦宫 更新时间:2015-05-12 12:19:04 本章字数:5974

我嫁到安家,三朝的时候,就正好是我小妹出嫁的日子。我按着安家的规矩,在厨下为丈夫烧汤做饭,耳朵里听着外面喧嚷热闹的鼓乐声,心里痒痒的,想出去看热闹,可没有人带着我,安家深宅大院,我连门在哪个方向都找不到。

心里还是怕的,怕出去之后,公公婆婆还有丈夫会生气,毕竟刚嫁过来,再不懂事,我也知道自己是个新嫁娘。真快啊,像是昨天还无忧无虑的在草原上玩呢,转眼之间,我跟小妹都嫁人了。

草原上是有这样的习俗,长姐嫁不出去,小妹就不能出嫁。可是苍狼王要迎娶王妃,选的日子也是朝廷定下来的。我们家没有什么办法,就只能赶在小妹出嫁前三天,匆匆忙忙将我嫁了过来。

小妹是苍狼王妃,我么,嫁的是安家的长公子,听说是从中原搬过来的,知书达理。

只是,我们草原上的女孩子,可看不上那一派文弱的书生样子,我还是羡慕小妹,苍狼王是我们北荒的领主,听说是天启城里那位皇帝陛下的亲戚,长得英武,偶尔出猎的时候,一身华贵漂亮的猎装,衬得那张面孔贵气迫人。姑娘们都知道,苍狼王是我们这北荒草原上最大的大英雄。谁不在心里偷偷幻想着嫁给一个英雄呢?可是他们都争不过我家小妹,她生得那么美,被称为天女花一般的美人儿,苍狼王在围猎的时候看见她,魂都被勾走了,也不管什么规矩,同朝廷上疏上了好几次,听说还亲自去天启见了皇帝陛下,万般恳求,才让他们答应,让我们平民家出身的女孩子做王妃。

真不容易。

我父母也是生性精明的人,苍狼王要娶我妹妹,他们就叫他找个人将我也嫁出去。王爷认识的人,肯定是大贵族啊。他们想的多好,可是,却未曾料到,苍狼王就将我介绍给了安家。

说是安家的长公子一直没有娶亲,家里长辈都急了,能跟苍狼王做连襟,自然是不错的。

我心里挺不高兴的,我其实羡慕妹妹,她的婚礼热热闹闹的,安家人好静,一顶青色小轿就将我抬过去了,聘礼自然是送的,他们家的人不喜欢招摇,送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写字用的墨,泡茶用的水,还有雪白雪白的贡宣,书札之类,听苍狼王府的长史说,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安家是中原人所说的书香门第,清流贵族,比皇室还骄傲,就喜欢把钱花在看不见的地方,才显得有身份。

我母亲也说,嫁到安家也好,不像妹妹,一入侯门深似海。苍狼王虽然喜欢她,给了她正妃的名份,可是,王府里还有那么多侧妃,好多都是大贵族出身的,小妹一派天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来。

我哪儿知道呢?我连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了。安家是规矩大的人家。我嫁进来的第一天,被抬着过了七重门楼,这么大一座宅子,那么多伺候的人,静悄悄的,走路做事都没有一天声音,闭上眼,就觉得偌大的宅子里,似是只剩下我一个,别的人都是无声的影子。

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

洞房的时候,我偷眼看屋子里站着的那些伺候的女侍,随便一个端茶倒水的小丫头都比我好看,不知道那位安公子到底为什么要娶我。

还是为了跟苍狼王做连襟吧。我沮丧的想着,要不是妹妹,我都嫁不出去了。

我嫁的人,是个温柔而又好看的人,我知道他的名字,可是,房里伺候的翠屏告诉我,在这个家里,除了公公婆婆,也没有人叫他名字。家里人叫他长公子,外面人叫他安公子。公子就是他的名字。

“那我呢?”

我傻傻的问翠屏,她低头偷笑着说:“少夫人的话,自然是叫相公了。”

相公?这是中原人的话吧,我叫不出口,想一想都觉得生疏的很。我们草原上的人都管丈夫叫当家的,我在心里那么叫他,却不敢当面说出来。

送汤上去给他的时候,就看见他在书房里坐着静静翻那些暗黄脆薄的旧书页,一只手支撑着额头,手骨跟侧脸都是说不出的好看。比我好看多了。我将汤放在桌上,他抬头,轻轻对我笑了一下,说谢谢,语气里也是斯斯文文的,我原本是喜欢热闹的人,但坐在他面前,不知不觉,心都静下来了。

我是很会随遇而安的人,跟他在一起,自自然然就习惯了他的生活方式。刚嫁过去的时候,我去他书房帮他收拾东西,见他桌上放着白玉的茶盏里面泡的茶像是很香的样子,就顺手拿起来喝了一口。他看见了,什么都没有说。后来翠屏就告诉我,“长公子其实不喜欢别人用他的东西,比如喝茶的杯子,就从来没人碰的。”

我知道了,但我还是喜欢在书房陪着他,他看书的时候,我就坐在窗下看窗外碧绿碧绿的树叶,他的藏书楼外面种了好多各种各样的植物,大多数是绿色的,如果不是嫁到他家,我觉得在草原上,一辈子也见不到那么多的绿色。所以贪恋,想要多看几眼。

呆多久,也不去喝茶。他注意到了,问我为什么,我把翠屏说给我的事情告诉他了。他皱皱眉头,似乎是挺不高兴的,我问他是不是生气我动他的杯子,他说不是,是觉得翠屏不该跟我说这些,弄得我束手束脚,他也过意不去。

他问我有没有喜欢的杯子,他书房的柜子里,有好多好多没有用过的杯子,都拿出来,摆了一桌给我挑,有白瓷的,放在日光下面看,能透出我手指的影子,有青玉的,那苍然的绿色,像是冬天里的常青树一般,还有陶制的,看着平平常常,但是我知道,他家的东西,越是看着不起眼的,没准可能越贵,都是一不小心就会打碎的东西。我不敢挑。说要不咱们还是出去买个杯子吧。集市上就有,几十文的东西,用着安心。

北荒这边不产陶瓷,一个普普通通的茶盏卖到几十文,放在寻常人家里,已经是贵重物品了,可是他的东西更贵,他桌上的砚台,是中原的行商带过来卖给他的,报的价格特别抽象,别说那么多的银子,我这十几年吃掉的大米,可能也没到那个数目。他轻描淡写就让那人将东西留下,去账房领钱。我寻思着,那么贵的东西,得供起来才成吧,可也没见他怎么在乎,随便放在桌上天天用着。搞得我每次收拾他的书桌,都提心吊胆不敢乱碰。

随便弄掉一两样东西,卖了我也赔不起吧。

我说要买杯子,他说:“咱们还是不去了吧,家里的东西这样多,怎么都用不完。这些都没有你喜欢的么?”

我傻傻的看着他摇头,哪里是不喜欢啊,我就是不敢用。

他想了片刻,从里面挑了一个出来,白玉的,用手指在杯子壁上敲,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他说:“这个跟我的是一对的,你就用这个吧。”

我本来还不敢接,听见他说这话,鬼使神差的,就将杯子捧在了手上。

就用它吧,一对的呢,突然想起来,我与他,也是一对。

他喜欢安静,特别怕拥挤的地方,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会在黄昏的时候,陪我在家里的园子里散散步。有时候天气晴好的时候,他就和我一起乘车出去,在很远很远的郊外,三月里采桃花回来做桃花羮,六月里又去摘杏,将新鲜的杏子摘回来就放在书房外面的空地上,与那些年代久远的书做邻居,一起晒,晒成杏干,就收在白陶的罐子里,当零嘴吃。

他其实没有别人想的那么乏味,依着时令,带我去做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只是,凡事都不张扬,轻悄悄的,像是不愿让别人知道似得,身边的丫头们都告诉我,安公子从下就这毛病,总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凑,也怕别人对着他围上来,会很不舒服的。

我妹妹是苍狼王妃,苍狼王与王妃一起出府的话,声势浩大,全草原的人都知道,谁都羡慕他们,十月围猎的时候,王驾出行王妃伴驾,我听出去看热闹的小丫头们说,他们真是一对璧人,王妃生的越来越美了,远远坐在轿上,一身重锦,华贵难言。

也不知道他们过得怎样,和他在一起久了,都不在乎这些热闹的事情了。秋天该打猎,苍狼王去了,他也去了,听说去的是他们安家自己的猎场,没什么人在,即使这样也不能带我。但他将打回来的猎物送给我了,交给那帮小丫头们,让他们给我做大毛的衣服和手套。

冬天里穿着那些衣服的时候,想到是他亲自猎回来的,心里就觉得暖暖的。

我和他也不住在一起,他常年累月住在藏书楼那边,一个月才和我见一两次面。可我就是愿意,这样一点一点收集他对我的好处。像是攒铜板似的,不知不觉就攒了好多。一个人偷偷欢喜,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他的。

我嫁给他第三年的时候,苍狼王府上的侧妃生了儿子,我妹妹也是那一年怀的孕。我自己一直没有孩子。我听说妹妹处境危险,嫁了三年才怀上,若是这一胎是女儿的话,可能就会因此失宠,到最后被别人越过去。

按着中原的规矩,侧室无论如何不能越过正室,但母亲私下跟我说,那是因为,中原人娶妻,一般就讲究正室的身份,正室出身的家族原本就高于侧室,而我们家,是平民出身,王府里的侧妃都是大贵族家的女儿,说起来,是我们先越过人家了。要是不能早日立下世子的话,年老色衰失宠之后,平民出身的正室,无依无靠,比侧室还悲惨。

什么正室侧室的,我听得头都晕了,母亲就握着我的手说,“你嫁到安家,也是做夫人的人了,有什么事情,要帮着妹妹啊。”

那个时候我还不明白,我有什么能帮着她啊?她生下的孩子是男是女,我也管不了。我只能默默为她祈祷,希望她能生个儿子出来。

七月的时候,我听说妹妹生了个儿子,一出生就被立为世子。母凭子贵,我想着,妹妹应该是可以放心了。草原上的人都欢天喜地为我们的领主有了继承人这件事庆祝着,我也打心眼里替妹妹欢喜。

可是,立下世子没几天,母亲突然上安家来找我。母亲是喜欢热闹的人,可是这一次,竟然也没有带别的人,独自一人静悄悄的上了我住的小楼,手里还拎着一个小篮子,用锦缎遮着。我还以为是王府那边有什么好东西给我呢,岂料掀起那缎子,我就看见了一张婴儿的小脸。

是女孩子,容貌精致漂亮,皮肤那么娇嫩,像是伸手戳一下就会破似得。草原上哪有这么娇贵的小婴儿。那么乖,黑葡萄一般的眼睛看着我。静静的,连哭也不哭。

母亲说,这是苍狼王的孩子,说妹妹生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苍狼王不喜欢女孩子。所以就送出来,给我养。

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苍狼王不想让人知道王府里有这么个小郡主。我自己没有孩子,就高高兴兴的将她留了下来。叫屋里伺候的丫头给我送乳酪过来,兑了开水喂她。

房子里藏着这么个小婴儿,自然是瞒不了人的。他后来知道了,来看我,见到那个婴儿,也挺高兴的,还跟我打趣。说什么时候,我们也生个小公子,娶她做儿媳妇吧。

我见他那样高兴,就将孩子的来历告诉他,我还得意洋洋对他说,别看这个孩子是我们家送来的,地位可尊贵呢,论辈分,还是天启城皇帝陛下的表侄女呢。

他听了这话,面色就渐渐严肃起来。

他告诉我说,我母亲骗了我。

王妃如果生的是龙凤胎的话,那是大喜的事情,肯定不会遮遮掩掩送走一个孩子。

我的妹妹生的是个女孩,他们一定是找了个别人家的孩子,换掉了刚出生的小郡主。

偷龙转凤。

我不信,但他说的那样有鼻子有眼,由不得我不相信。我问他该怎么办?他说,“安家的人,不会为了权势做这样的事情。”

他那样清高,定然想不明白我妹妹怎么能为了权势将自己的骨肉就这么丢给别人养。我知道他的性情。知道他看不惯这样的事情,可我依然得求着他。

我想要留下这个孩子,我还想要保全妹妹,想保全家里人,苍狼王册立世子的事情都传到天启了。要是给他们知道那个世子来历不明,很多人都会死的。这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

他却担心留下这个孩子会攀扯到安家,公公婆婆一定会生气的,安家人将名誉看的比性命还重,若是日后被牵连到这样的事情里,毁了一世清明,一定比死了还难受。我想着,要是我狠心一些就好了,将这个孩子扔掉,或者直接捂死,这个秘密,就彻底不在了,没有什么小郡主,只有王府里的那个世子,是我妹妹生下的孩子。

可是,看着她那乖巧可爱的样子,杀了我,也不忍心下手。

他说,他打算将这个孩子带给家里的长辈看看,再做打算吧。我担心那个孩子,可是我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他抱着孩子的时候,我就牵着他的衣角,低声道:“可一定要保护好她啊,我就只能指望你了。”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孩子。

他说将孩子带去给家里的长辈看,我以为长辈就是公公婆婆那一辈的家主。安家族里的人多,后面那些上房里住着好多已经很老很老的老头子,随便说句话,连公公也不敢违逆,我以为我的外甥女最远最远也就是被带到那些老人家那边,可是,翠屏告诉我,说长公子骑着马在草原上跑了一天一夜,将孩子送到广邪清法殿。

他回来就病了,发着高烧,病的那样厉害,听说是因为劳累过度,好多伺候人围着他,手忙脚乱的,我站在远处,听翠屏跟我说那些事情。

翠屏说,这也是好事啊,难得阴阳师肯收下那个孩子。阴阳师还说了,就叫她阿碧,安碧,是挺好听的名字吧。简简单单的,却有说不出的韵味。

可我一个字也不相信。

广邪清法殿在哪里呢?那是荒原,好北好北的地方,比北荒牧民住的最冷的地方还要冷。翠屏说他骑马骑了一天一夜才到,可是,我幼年时也曾经随放牧的人去过那一带,传说那里是阴阳师的领地,连苍狼王都不敢轻易进犯,牧民们只在树林之外烧香叩拜。他是神仙啊。是我们本朝唯一一个得道成仙的人,牧民们敬畏他,却从没有人敢去找他,也没有人见过他。几百年前的传说了,我们当他是神明来祭拜,却从未想过,北荒阴阳师,会真的跟我们这样的人有什么牵扯。

听说进了那片林子的人,就再也出不来了。那是鬼境与阳世的交界。

他还昏迷着没有醒,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那么骑着马出去了,我跑了很远很远的路,冷风穿过树林的声音在寒夜听来,都像是婴儿尖锐的啼哭声。我心里好难过,她还那么小,我都没有听见她哭过,可是转眼间,她已经不见了。大概这辈子,我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嫁给安纯如这么多年,从来就不知道,原来他是这样心狠的人。他看不上我妹妹做的事情,可是,他却做了连我妹妹也不忍心做的事情。

北荒这个时候还是夏末,但越往北越冷了,那么小的婴儿,也许已经熬不住死掉了,也许,被不知道什么人捡走了,她是金枝玉叶,却沦落到这种命运。

我找了三天三夜,甚至不顾危险冲到了广邪清法殿的那片林子里,我在想,若是我可以见到阴阳师,也许就可以再信他一次。

我什么都没有找到,那片林子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晚夏的冷风在林木之间吹过去,我的心也被吹得一片冰冷。

我想我是喜欢过他的,就算他一向待我冷淡。我总觉着,那是他生性如此,我容忍他那么多事情,一心一意顺从他,想和他一生一世的过下去,当我将那个孩子交给他的时候,明明是全心全意的依靠着他,可是,他让我失望了,他狠狠的伤了我的心。

我难过的就像是要死了,我嫁给他三年,原来从来就不了解他在想什么。我以为这样两个人若无其事的相处着就是幸福了。可是,这一刻我却明白,那不是,他与我之间那微薄的情缘,原来与陌生人毫无两样。

我还是回安家了,我弄丢了妹妹的孩子,也没脸再回去见父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原本就已经没有容身之处。我回去的时候翠屏在房里等着我,她说,我失踪的时候他急坏了,可是躺在床上又动不了,几乎将府里的人都打发出去找我了。我听了,就问翠屏他在哪里,她告诉我是藏书楼。我说,“不用让人找我了,我以后就住在这里,哪都不去了。”

我去了藏书楼,他还病着,迷迷糊糊的,看见我,还挣扎着想要起来。我走到他身边,低声在他耳边道:“安纯如,我一生一世都不想再看见你了。”

这是我第一次当着他的面叫他的名字,决裂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原来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说完我就走了,我不忍心再多看他一眼,我还是喜欢他的,只是,我原本想温暖他的心,最后发现,连我自己也被冷透了。

是他害死那个孩子,想到那无辜的婴儿,我再也没有办法原谅他。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看过《锦宫》的人还看过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