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下网
背景:
浏览字体:[ ]
字体:
行间距:
双击滚屏:
自动翻页
关闭边栏

第一卷 天之骄女 -- 第42章 分手

类别:穿越时空 作者:步铃殿 书名:流璃月色:帝姬难为 更新时间:2012-05-20 06:46:25 本章字数:4911

宫殿外面是寒冷的空气,而殿内则是充斥着让人昏昏欲睡的暖香。金碧辉煌的昭阳殿,太后和父皇高高在上,我坐在右侧第一位,接下来是流云流光,左侧是亲王长公主们,我们围坐在一起,看着舞女身着长袖舞衣,轻歌曼舞、上下翻飞。

因为是新年了,在白天繁忙的祭祖活动之后,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一阵,在家宴上好好地享受一下暖洋洋的温暖。

在歌舞高潮后的静止,皇太后挥了挥手,众舞女退场,乐伎们奏起了轻快喜庆的音乐。

“新春大吉,哀家祝愿我殷家子孙来年安平康健!”

“臣等祝愿太后娘娘万福金安,千秋万代!”

“今晚,诸位不醉不归。”

“臣等遵懿旨!”

很快,气氛就热络起来,大家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我无聊地看着四周的人,夹着我喜欢的菜,放到口里,慢慢嚼着,品尝着。最近,我连味觉都下降了,吃什么都是淡淡的,一点滋味都没有。算了,淡点就淡点,只要视力不下降就好。要不然我以后要怎么用我的明亮的大眼睛去扫描美男子?说笑的,我怎么会对不起仅嘉同学呢?哈哈……吃,继续吃,填饱肚子重要。

“云儿这丫头也都十三了,哀家一直在担忧得给她找个怎么样的婆家才好啊?”

“微臣觉得万俟家二公子就挺好的……”

“臣妾也是这么认为的……”

叽里咕噜,叽里呱啦……

咦?万俟家二公子不就是仅嘉嘛,你们在说些什么?什么婆家不婆家的?难道你们要抢我仅嘉?我皇太子的男人你们也敢抢?胆子肥了点吧?

隐隐约约我捕捉到一些信息但是不明确,所以我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细细听着他们对话。

“云儿,你是意下如何?”皇太后一问流云,全场就静了下来,等待她的回答。

在众人的围观下,她的脸浮起了恍若桃花艳丽的红晕,在暖黄的烛光下更显迷人。

云儿,你是知道的,姐姐喜欢的人,也就是你的未来姐夫万俟仅嘉,究竟他会是你的姐夫还是夫君,就看你此时一说了。你一定要吐字清楚,给姐姐好好地说清楚哦!知道么!

我死死地盯着流云看,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似乎她感受到我的心意,她对着我嫣然一笑,美丽的眼睛流露出骄傲与神气,看似温柔又似……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时,我只觉自己置身于虚空,周边的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看到流云站了起来,樱檀小口开开合合地,特别好看,我什么都没有听到,等到我反应过来时,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她说:“云儿对万俟大人已经钟情许久,若是能与之结为百年之后,云儿必定最最最感谢皇祖母的!”

你在说什么……你喜欢仅嘉很久了?不可能!你明明喜欢的就是牡丹花会上的徐凝公子,你什么时候就喜欢仅嘉了?你……你……你是气我,气我……气我什么?不行!我才喜欢仅嘉,绝不能让你们抢走他!对!不能!

我从席上站了起来,面对着众人诧异的眼光,毫不畏惧,我压抑住我委屈地想要哭的冲动,尽量冷静地开口说道:“皇祖母,云儿新年也才十三,年纪尚幼,孙儿觉得可待云儿再大几岁为未迟……”

父皇看到我站起来了,也面朝着皇太后说道:“母后,儿臣也觉得太子所言有理,不如……”

父皇的话还没说完,皇太后就淡定抢过他的话,对着下席的流云问道:“云儿,你怎么说……”

“皇祖母,云儿,真的好喜欢万俟大人,云儿。云儿……”吞吞吐吐地说完,她的眼眶也微微的红了。

看到流云一阵小女儿般娇羞,太后爽朗笑道:“哈哈,哀家的云儿原来是这么想要嫁人的啊!”

“皇祖母!云儿不理你了!”流云假装生气,把头看向了别处。

“好了,哀家不取笑你了!当年,哀家十二岁就入宫服侍先帝,如今云儿十三岁出嫁也不早了,既然云儿那么想嫁人,那哀家就应允你吧!”

“云儿谢皇祖母!”流云站起来朝着皇太后福了福身,然后回过头对我灿烂一笑,带着报复一样的快意的笑。

我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不顾皇太后对我的厌恶会不会加深,我做最后挣扎,高声反抗她:“皇祖母!您三思!”

“太子!哀家意已,休要多讲!”

皇太后略带不满的声音响起,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一锤定音。

我无力地坐回原位,看着歌舞重新响起,不知做何想法。只知道,脑子里空空的,只有旋转回复地回荡着一句话:仅嘉要成为我的妹夫……仅嘉要成为我的妹夫……仅嘉要成为我的妹夫……仅嘉要成为我的妹夫……

仅嘉要成为我的妹夫?我不允许!我可是穿越而来的殷流璃!我怎么能允许别人抢走我的仅嘉,除非他不要我,不然谁也别想抢走他!

是的!谁都别想!皇太后势力虽大,但是我一定会有办法的!只要我好好想,好好想……

宴会散尽,我失魂落魄地往钟粹宫走回。寒冷刺骨的风吹在我的脸上,但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姐姐!姐姐!你等等我!”

远远就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喊着,我茫然地回头,看到的是跑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的流光。

“光儿……”我低声唤了他一声,转身就要继续走了。

“姐姐!云儿她什么都不懂,姐姐你不要怪她……”流光扯住我的衣袖,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要是换在平时我一定会好好的安慰他一番,可是今天,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流云却背叛了我,我怎么可能好脾气得了?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拼命抑制住我要发火的冲动,说道:“我不生气,天气冷,你回去吧……”

说完,我甩开衣袖,径直往前走。

“姐姐……”

我没有回头。

“你回去吧……”

或许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或许睡一觉就好了。明天出宫去和仅嘉商量一下,或许就会有办法呢?

是啊,明天又会是新的一天了。

我才走进钟粹宫,墨兰连忙迎了上来:“哎呦,我的殿下啊,这么冷的天您怎么就走回来了?怎么也不坐轿子?快!喝杯热茶暖暖身!”

墨兰牵着我的手坐在了软榻上,递给我一个暖手炉,指挥着小宫女们将火炉加大,自己泡了一杯热花茶给我喝。

我喝完了茶,觉得身体舒服多了。我无力地躺在了小榻上,一句话也不想说。

“太子殿下,您是怎么了?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

我懒得开口,只是摇了摇头。心里想着各种办法,慢慢地就睡着了。

没想到我这一睡,就睡了好几天。因为大年初一祭祖受了风,那天晚上又从慈宁宫徒步走回钟粹宫受了寒,所以我病了好几天。在我挣扎着要起身出宫找仅嘉时,宫侍进来禀告说万俟大人求见。

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欢喜地露出一笑,我也知道我现在脸色苍白得可怕,但是仅嘉他是不会介意的。因为我就算是生病,在他眼中也是病美人吧?

我带着微笑,有气无力地道了一个“宣。”字就半躺着等他。

没一小会儿,仅嘉就进来了。他郑重地在我的床前跪下,给我行了个君臣之礼:“微臣万俟仅嘉叩见太子殿下!”

“嘉嘉?你怎么了?快起来啊!”我看到他不正常的低垂着头,连忙起身过去拉起他。

“嘉嘉?你别吓我啊,今天我们不玩君臣游戏的啦!”

说着,我的脚一软,整个人就要倒在了地上。他连忙把我抱住,路在他的怀里,才避免了一场摔。

“你是要玩英雄救美吗,嘉嘉?我今天都没力气了,下次再玩吧!”我手脚无力,连伸手触摸他都抬不起手臂,所以我只能微微地一笑,给我给他一点鼓励。

他抱着我,那双璀璨若流星的双眸凝视着我,深深地将我印刻在里面,我看着在他双眸里的自己,幸福地一笑。

“璃璃……我……对不起你!”他话没说完,就见他猛地低下头,然后,我只觉嘴上一温……他的唇舌来势汹汹,带着一阵烈酒的浓香,就在我口中,狂风暴雨般肆虐纵横,这是怎么一回事,天我还生病着呢!唔,嗯嗯,嗯,别,唔……

“别,我……透、透不过气了……”我伸手将他推开,然后趴在他的胸口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璃璃,现在你的脸色好看多了……”仅嘉靠在我的耳旁,柔柔地吹了一口气,弄得我一阵激灵。

现在的我绝对是脸色红润我喜欢……任谁被缺氧一阵憋,不脸红才怪啊!

“嘉嘉!我和你说哦,你应该听说了吧,我妹妹要和我抢你,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私奔吧!像卓文君和司马相如一样,跑去我的封地死活不要回来,像我父皇那么疼我很快就会没事了。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幸福的在一起了!”

“璃璃。”他掩住了我的嘴,阻止了我滔滔不绝的话,他似失神般喃喃地说道:“我已经答应了……”

“为什么?你要答应?难道你不愿意做太子妃?我可以不当太子的!”我扯住他的衣领,有点激动地责问他!

“璃璃,你不懂……”声音几不可闻,但是我还是听见了。

“我什么不懂,你什么都不和我说!你叫我怎么懂?”

他没有说话了,他将双眼微微合上,似乎不忍看见我接下来歇斯底里地撒野。

但是我并没有。这一刻,我尴尬得宁可死去……我已经做好了和他私奔的决定,他却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他已经做好了要做流云驸马的准备,被背叛了!这叫我情何以堪!

终于回过神来,我再也无法忍耐,转身就要从他的怀里逃跑。还没起身就被他箍住,重新扣在他的怀里。我拼命忍住将要滴落的泪水,死死的咬住自己的舌尖,不让自己哭出来。

“璃璃!”他捏住我的下巴,冲着我低吼着,“璃璃,你张开嘴!张开!”

我听他的话,疑惑地睁开眼,一睁开眼,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隔着朦胧的泪光,我看到他眼里隐约的水光,和他手心里一抹鲜艳的红色,我才发现我的口腔除了浓烈的酒香还有,淡淡的铁锈味。

“璃璃,何苦呢!你恨我就行,何苦虐待自己?”他一把把我抱住,把头埋在了我的发髻里。

不,我没有虐待自己!我只是忍住不想哭而已!

我一把推开他,然后用尽我全身的所有力气,一巴掌扇在那张美丽精致的脸上。雪白的脸蛋上,瞬间浮现出了一个淡红色的印迹,显地特别的鲜明。

声音很响,很清脆。一时间,我的心竟然痛得让我透不过气来。但是却有一种报复般的快感!我微微一笑:“我说过,除非你放手,不然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今日你既然决定了要和我诀别,那此生,我们便断绝吧!今后,孤便是你万俟仅嘉的君主、大姨子,而你便是孤的臣子、妹夫,仅此而已……”

说完,我有凄楚一笑。而他,却近乎疯狂地抱紧我,吻着我,嘴里喃喃地说道:“不!不……”

我心里的痛似乎已经让我有些麻木了。其实我应该没那么喜欢他的,真的。要不然,我的心怎么就不痛了?

“璃璃,我没有你不行的……我爱你……”

我心里一凛,猛地推开他。他看似迷离的眼神终于恢复了清明。他的嘴角还带着一丝血红,我的心又是一阵刺痛。

“别再提什么爱与不爱了,既然你选择了流云,那你便不要后悔……”

我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晶莹的液体,淡淡地一笑:“孤累了,万俟大人请走吧……”

“为臣……告退……”他起身,对我做了一个揖,转身就走。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寂寥落寞,我泪眼盈眶,我无意识地摸了摸手指上的东西,他送给我的戒指。

“仅嘉!”

最后,我还是叫住了他。

他似乎是听到了天籁一样,惊喜地回过神,一脸不可思议,说道:“璃璃,你原谅我?”

我无声地摇了摇头。把手里捂得热热的绚兰戒指褪了下来,朝着他扔过去。他一把戒指,刚刚惊喜的神情重新回复落寞,嘴角扬起的笑容有变成惨淡苦笑。

“真的要做得这么绝吗,璃璃?”

我点点头,淡淡地回答他:“这是你的决定……既然你选择了流云,那请你好好对她吧!”

“是的,这是我的决定,我不会后悔的,我会好好对她的,她是你的妹妹,璃璃……”他转身背对着我,他的声音哽咽,我知道,他哭了,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我走了。再见!”

“嗯。”

如果可以,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吧……

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仅嘉,你知道吗,我遵守了我们的约定,“除非你不要我,否则我是不会离你而去。”是你放弃我的,你不准后悔!

殿门沉沉地闭上。我转身扑在了我的床上。眼泪终于倾泻而出,湿了一床棉被。

我要睡觉,睡醒之后就会忘记了,然后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忘了他就不会难受了……

我要睡觉!

“太子殿下,醒醒吃饭了!”温柔地女声在我的耳边呼唤。

我醒来,睁开眼睛就觉地好痛啊,夕阳的光投射在我的床上,还有我的身上。

我好想睡了很久?

“嗯?墨兰?可以吃晚饭了?”我揉了揉眼睛,“啊,眼睛好痛啊……给我个镜子吧……”

“是。”

镜子搬了过来,我看着自己红通通的眼睛,丑的要死!就算我本来就是大美人我也现在也接受不了啊!抹抹药膏应该就能消肿吧!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死样子了!难道我哭过了?这该死的记忆力下降,现在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可恶啊!

“墨兰啊,不知道的,我的心怎么就酸酸地刺痛?还有啊,今晚吃什么啊?”

“回殿下,今晚吃的是您最喜欢的御黄王母饭!还有,殿下您要唤太医给您瞧瞧么,顺便再看看您的失忆症有没有好一些?”

“哈啊……御黄王母饭!我的最爱!”我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伸懒腰,说道:“不用不用,孤才不想喝药呢!那些人看了这么多次都没有什么效果,你还是先服侍孤更衣吧!”

“是!”墨兰笑笑,拿了一杯花茶给我:“喝点茶先润润胃吧!”

“墨兰你对我真好!”

墨兰巧笑嫣然,不做一词。

(快捷键:←)上一页   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关于小说天下网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客服中心 | 反馈留言 

Copyright 2008 xst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小说天下网 做最优秀的小说天下网小说阅读网站。